可交换债换股过猛,兴全基金疑“出逃”金龙机电未果反被深套

  • 时间:
  • 浏览:0

8月8日,金龙机电发布公告称,公司债券持人们兴全基金,因换股原应其持有公司股份达到5%以上,构成被动举牌行为,兴全基金有的是日后 成为金龙机电的第二大股东。  

金龙机电(1000032,股吧)发布公告称,公司债券持人们兴全基金,因换股原应其持有公司股份达到5%以上,构成被动举牌行为,兴全基金有的是日后 成为金龙机电的第二大股东。  

或搬起石头砸了个人的脚  公告显示,兴全基金旗下三只专户产品“兴全可交换私募债X、Y、Z期资产管理计划”于8月6日以可交债换股的依据获得金龙机电股份共计约 0.45亿股,占比5.66%。  

据了解,可交换债全称为“可交换一点公司的债券”,是指债券持有者有权按照预先约定的条件,用这人债券交换与债券发行者不同公司的股票,一般为其子公司、母公司,不可能 同属于一有一两个多集团之下的一点兄弟公司。  

在本次事件中,兴全基金正是持有金龙集团的债券,而金龙集团为金龙机电的第一大股东。此次换股后,金龙集团从持有34.99%股份减至25.2%。但值得注意的是,金龙集团所持有的20.09%股份正处在司法冻结请况。  

显然,兴全基金的换股行为与金龙集团正遭遇的危机有关。资料显示,今年3月以来,金龙集团陷多起股权质押逾期违约债务,在相继被司法冻结以及被券商强制平仓后,最终,金龙集团被建行乐清支行于7月底向法院申请对其进行破产清算。  在此请况下,见势不好的机构自然你还可以“出逃”,兴全基金否则例外。金龙机电发布的简式权益报告书显示,兴全基金于今年6、7月实现两次换股行为,均约换0.2亿股,每股价格约为6.13元。以后,于今年6、7、8月分三次集中竞价卖出当时所持的所有股份,卖出价格最高为5.62元/股,最低为4.13元/股,均低于买入价格。 

 业内人士分析称,兴全基金不可能 是考虑到金龙集团或许无法偿还债务,否则 将债务换为股票抛售,以减少亏损。兴全基金也在报告中解释,其权益变动的目的为“为维护资产管理计划投资人权益而对委托财产进行投资管理”。  

但兴全基金在8月实施的换股行为却一反常态。另一有一两个多两次换股行为看,兴全基金本意应为换股后卖出以止损,但显然本次操作过猛,反将个人套入了金龙机电。  

对此,财经评论家吴国平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认为是内部内部结构风控的问题报告 ,不可能 是稍微没把控好,所以有就超额了。这人请况有的是很常见,说明一点人在交易的以后过低清晰。”  而兴全基金在疑似跳出操作失误后,没法选则与金龙机电一块儿作战。兴全基金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解释道:“兴全基金相关专户投资了金龙控股集团发行的可交换非公开发行公司债。现标的股票金龙机电已进入换股期,综合考虑持人们利益等因素,一点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及专户合同之约定进行换股,同需用用为上市公司治理提供专业化建议,助于上市公司稳健经营发展。”  

昔日佼佼者成今日“踩雷王”  

兴全基金今年似乎峥嵘时光不利,踩雷的频率高到或可称“王”。资料显示,截至目前,兴全基金已遭遇黄河旋风(10000172,股吧)、退市吉恩、白云机场(10000004,股吧)、东江环保(002672,股吧)、中兴通讯(000063,股吧)、领益智造等多只个股黑天鹅事件,而上述个股的股价均有过暴跌。其中,市场推测,兴全基金仅在白云机场一只持仓股上就浮亏了近2亿元。  我我其实,成立于10003年的兴全基金也曾以优秀业绩和投研实力在业内积累了良好口碑。分水岭跳出在2017年初,一手创办了兴全基金的原总经理杨东离任,也带走了属于兴全基金的辉煌时代。此外,今年3月,明星基金经理傅鹏博离职,以后,基金经理吴圣涛也离任。  

核心投研人员的流失让兴全基金元气大伤。凭借此前积累的人气,兴全基金在杨东离任后发行的第一只权益产品“兴全合宜”,初始募集规模高达327亿元,但其表现却不必能让投资者满意,在二季报中其规模降至10002亿元,且本期亏损约16亿元。  

记者统计发现,兴全基金旗下权益产品今年以来的业绩表现不佳。Wind数据显示,兴全基金的偏股型产品共12只(A、C份额分开计算),其中11只产品今年以来的收益率为负,且亏损均超过10%,平均亏损率约为15%。而从长期业绩上看,仅有1只产品三年来的收益率为负。或许投研团队需用时间稳定,否则 兴业基金未来发展何如还有待观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