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伊朗变天,变革有限

  • 时间:
  • 浏览:1

伊朗大选落幕,温和保守派的鲁哈尼获得超过500%的选票。按照伊朗宪法,鲁哈尼将成为新一任伊朗总统。

温和保守派战胜了极端保守派

本轮大选和上届不同,6名候选人删剪为保守派,其中5人为强硬保守派。他说是保守派分散了选民选票,或许是伊朗人厌倦了内贾德8年的极端保守路线,伊朗人选择了温和保守派的鲁哈尼,也否有给伊朗改革派一次已经。鲁哈尼选前毫不掩饰其政治观点,他当选将遵循两位改革派前总统哈塔米和拉夫桑贾尼的政治主张,远离现行的内贾德主义,改善与西方国家的关系,以破解西方国家对伊朗实施的制裁。

当选后,鲁哈尼承诺建设充满智慧网与希望的政府,并承诺和美国复交,但一起去强调“不必向西方低头”。能才能说,鲁哈尼时代的伊朗迎来的是有限变革时代。

伊朗不变革,国家无生机。内贾德8年执政,内政上的民粹主义和经济上的莽撞作为,使得伊朗经济民生凋敝,当前伊朗通胀率高达31%,货币贬值76%以上,失业率高居不下。国际社会的多年制裁,使得波斯湾你这些石油国家和本区域众多石油富国形成鲜明对比。更重要的是,内贾德常发出外交另类语言,不仅曾被美国列入“邪恶中心”,也恶化了与以色列的关系。伊朗核计划,更不止一次地使伊朗和美国发生战争边缘。内政外交再不调整,伊朗形势堪忧。鲁哈尼的变革是形势使然,既要调整内政以改善经济民生,也要改变外交策略以改善伊朗的国际形象。

改革易获宗教界支持

鲁哈尼的优势在于,他既和改革派维持了良好关系,又和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关系密切。与内贾德总统毫不妥协的保守派特点不同,罗哈尼较为温和圆融。作为这次大选候选人的唯一神职人员,鲁哈尼深谙你这些政教合一国家的真谛,才能更好地平衡“政”与“教”的关系,在改革与传统发生冲突时,利用另一方的神职身份,获取宗教界元老和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