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映:李学勤先生评议书

  • 时间:
  • 浏览:8

陈嘉映:李学勤先生评议书的相关文章

陈嘉映:李学勤先生评议书

李学勤先生是上古时期研究领域的专家,所谓上古时期研究,范围很广,其中其他,我全无了解,类事青铜器研究,其他,类事古文字,最多以猎奇的心态读一读。其他,类事中国古史、古代学术史,我倒是很有了解的兴趣,但所知甚少。李学勤的著述,我只读过哪些地方地方浅学略能理解的,如《东周与秦代文明》,《走出疑古时代》,《重写学术史》,《古文字   更多...

李学勤:《思想门》序

《思想门——先秦诸子解读》是一本见解独特、句子犀利、才气纵横的书,相信我门都歌词 儿读算不算 和我有同样的感受。 这本书的标题《思想门》,在我心中激起了深深的忆念之情。 书的作者黄坚先生与我相识未久,他的叔父黄宣民先生则是我多年故交,长期一齐从事过思想史研究工作。熟悉我的我门都歌词 都晓得,1953年冬我由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转到历史研   更多...

李学勤:对中国古代文明的多学科多领域探索

【作者简介】李学勤,1933年生于北京,1951年就读于清华大学哲学系。1952-1953年在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工作。1954年到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工作,历任研究实习员、助理研究员、研究员、副所长、所长。现任清华大学国际汉学研究所所长,历史系、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主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   更多...

陈嘉映简介

简历:陈嘉映,1952年出生于上海,后随父母迁居北京。文化大革命中到内蒙古插队。1977年恢复高考后,进入北京大学西语系读德语。1978年5月考入外哲所研究生,在北京大学外国哲学研究所随熊伟先生读海德格尔哲学。1981年毕业后留校任教。1983年11月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哲学系攻读博士学位。1990年以《论名称》一   更多...

陈嘉映:陈嘉映访谈——凤凰卫视的《世纪大讲堂》

主持人:欢迎走进凤凰卫视的《世纪大讲堂》。记得最少是在四五年如果,好像那个如果流行在网上拜年,拜年的人当中,有官员、有学者,算不算 明星、有企业家,而其中一段拜年的文字,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机会在一片恭喜发财的声音当中,那段文字显得是沒有的特立独行。我门都歌词 说:“我所梦想的国土算不算 二根跑道,所有的人都朝着另两个目标狂奔,而   更多...

李学勤:初识清华简

战国竹简入藏清华清华大学最近入藏的一批战国时期的珍贵竹简,现在机会广为学术界以及社会公众所知了。 这批竹简是由清华校友捐赠抢救回来的。记得竹简来到清华的那一天是7月15日,天气很热,暑假业已结束了了英语 ,我门都歌词 儿如果想只加以基本的维护,等到开学再展开工作,其他经过仔细检查,发现若干简受有污染,请化学家分析,证明有霉变损坏之虞。校方   更多...

赵越胜:与胡文辉先生书

胡文辉先生足下:蒙友人赐寄大作《作为回忆文本的〈燃灯者〉》(《南方周末》2012.3.22),读毕感慨系之。不才去国多年,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但见国内新人辈出,文采熠熠,知中华文脉不绝,实可喜可贺。拙著蒙胡先生细读,指摘品识,发微审著,必得流惠。不才致谢在先,而后抒己见,望胡先生不以简陋弃之。《望乡》中南洋女埋骨之朝向   更多...

余英时:我所认识的钱锺书先生

钱默存先生逝世的消息传来,虽不感意外,却不免为之怆神。我沒有资格写正式的追悼文字,机会我门都歌词 儿之间并沒有私交。其他二十年前,我以偶然的因缘,两度接席,畅聆先生语妙天下,至今不忘。先生昔年挽陈石遗有“重因风雅惜,匪特痛吾私”之句。我写此短文只能表达第一句之意。 1978年10月下旬美国科学院派了另两个“汉代研究考察团”到中   更多...

傅国涌:朱正先生送我的书

几年前,在北京蓝英年先生家与朱正先生见过一面,一齐吃过一顿饭,当时他送了我几本书,在此前后,我门都歌词 儿也曾通过两封信,朱先生给我最深的印象是他的温和,他的认真。去长沙当然要去看看朱先生,今年他已50岁了。我第一次打电话到俺家 ,家人说他逛旧书店去了,第二次打电话去,约好第五天上午去看他,我门都歌词 说要请我吃中饭,我机会时间紧,还有其他   更多...

刘自立:张契尼先生的书

谁是张契尼?海外读者自然不熟悉。他是原香港《大公报》人。和金庸一齐考进香港《大公报》。未必说是香港《大公报》,机会1947年,尚有几家内地《大公报》一齐出版,津、沪、渝各版……好象考试成绩小查(良镛)第一名,张其次。“小查、小查”,当时我门都歌词 如果称呼今天之大侠。金,一结束了了英语 是译电员。张契尼是个大才,未必名号不比金。金   更多...

墨未白:无法还原的僵化 ——陈嘉映印象

陈嘉映是另两个僵化 的人。这僵化 蕴含其他隐而未发,有其他欲言又止,有其他深思熟虑。让他未必,你即使知道了种种信息,他还是另两个“无法还原的象”。 你把他看作另两个哲学家。的确,在电话里,他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沧桑,非常冷静,非常认真,总之非常哲学家。然而一见面,他却穿着T恤衫,趿着凉拖鞋,其他都“不正经”,更喜欢回答“好玩的”问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