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版】香港为何盛产“打工皇帝”?(图)

  • 时间:
  • 浏览:0
摘要:“打工皇帝”,字面都不还能不能能理解为我人个 虽都不 老板,却事业成功、收入宽裕的“超级打工仔”。“打工皇帝”也是“纳税皇帝”,我觉得 税务局出于保护隐私的考虑,一般不想敲定大伙儿的名字,不过,根据纳税金额以及上市公司年报对高管薪酬的披露,大致都不还能不能推断个八九不离十。

香港电影《打工皇帝》海报

  又到交税季节,香港税务局的税单陆续寄出。据香港媒体报道,港府10月9日提交立法会的资料显示,2011/12课税年度交薪俸税额达50万元(港元,下同)以上的“打工皇帝”有500人,占整体工作人口0.11%,按标准税率15%计,估计其年薪至少有650万元。

  “打工皇帝”,字面都不还能不能能理解为我人个 虽都不 老板,却事业成功、收入宽裕的“超级打工仔”。“打工皇帝”也是“纳税皇帝”,我觉得 税务局出于保护隐私的考虑,一般不想敲定大伙儿的名字,不过,根据纳税金额以及上市公司年报对高管薪酬的披露,大致都不还能不能推断个八九不离十。

  草根精英的代表  

  谁是港人心中“打工皇帝”的典型,霍建宁是之后人的另三个 选项。

  生于1952年的霍建宁,1979年自美国留学归来后,被李嘉诚招入长江实业集团,1993年登上和记黄埔董事总经理之位。之后,他多次成为香港上市公司薪酬最高、缴税最高的行政人员,还曾在1999年创造了高达2亿元的天价年薪。霍建宁早已成为媒体和民众心中的“打工一哥”,也是之后初入社会打拼者的“偶像”。

  霍建宁并都不 特例。像他另三个 的“超级打工仔”在香港无须屈指可数。梁振英当选香港特首后,不少香港媒体就曾使用过类似“从打工皇帝到特区长官”另三个 的标题。 当然,还有不少享誉香港政商界的知名人士都曾是或仍然在“打工皇帝”的名单中。每年十大“打工皇帝”结果揭晓前后一定会引发媒体热切关注。

  “打工皇帝”是香港草根精英的代表,多数“打工皇帝”的励志故事契合着香港精神,这至少是全城关注的另三个 重要是因为。香港市民最推崇一类人——出身贫寒,勤奋努力,专业人士,事业有成。而据说该说法起源于香港“打工皇帝”的群体故事,就如同香港名曲《狮子山下》一样,充满了励志情怀。

  打工皇帝是“食脑族”?  

  香港咋样会盛产“打工皇帝”?除了我人个 的勤奋打拼、推崇自强不息的社会文化,还与香港家族企业管理模式的变化不无关系。

  以霍建宁为例,2011年,霍建宁的年薪高达1.7亿元,比我人个 的老板、和黄副主席李泽钜还高出1.58倍。在当年《福布斯》评选的非美国企业全球最高薪行政总裁中,他排名榜首。老板咋样会会让“打工仔”的薪酬比我人个 还高?有港媒评价说,霍氏的点子“物有所值”,他是香港“食脑族”,意思为靠智慧网吃饭的富翁。

  事实上,霍建宁在和黄的发展中的确功不可没。霍接手和黄后,将50年代后期风雨飘摇的和黄,成功打造成集电讯、港口、能源和公用事业于一身的商业帝国。因此,在媒体的镜头里,总爱都不还能不能捕捉到李嘉诚与霍建宁谈笑风生的镜头。

  不少“打工皇帝”是像霍建宁另三个 的职业经理人。有香港学者认为,香港盛产“打工皇帝”与香港家族企业的管理模式有关。香港家族企业一方面秉承了西方独立经理人的理念,我人个 面又加入了“论功行赏”的家族式情人关系。“打工皇帝”本着“老板利益之后我人个 的利益”的职业道德,几十年如一日,毫无保留地将秦春、才智甚至毕生奉献给家族企业,大伙儿的处于,使得香港家族企业不断迸发新鲜创意,历久弥新。而被称作“食脑族”的大伙儿,也得到了宽裕的报酬和回馈。

  贫富差距的争议

  咋样看待“打工皇帝”的高收入?有香港学者认为,高薪之后容易赚,“打工皇帝”的高收入是“人有所值”,不可能 国际评审机构均认为,香港的高级管理人才有“企业家精神”,都不还能不能保障香港经济的持续发展。因此,高收入的职场机制,有优势吸引国际人才。我人个 面,随着香港经济的转型,金融、信息等产业较之后的制造业等更时需“食脑族”,“打工皇帝”的付出回报率也会随行就市水涨船高。

  与此一同,港府资料还显示,上年度共有195万市民无须缴交薪俸税,占整体工作人口的54.68%。2012年有媒体做过比较称,当年处于榜首的“打工皇帝”每小时的收入至少普通港人两年的薪水。

  不可能 收入悬殊,在看“打工皇帝”励志的一面时,仍有一种生活声音在拷问香港的贫富差距。有学者认为,我觉得 “打工皇帝”的高收入是我人个 辛苦得来,但不可能 低薪族的人数不断增加,香港的贫富差距会愈来愈大。

  香港的贫富差距客观处于,梁振英上任后也提出要重视并外理香港的贫穷问题图片图片。对此,有社会学者建议,政府应给什么低技术、低文化水平的人多提供相应的职位。另外,分配资源最有效的方式是通过税收,但香港目前推行的是低税收制,咋样充分利用税收杠杆、将港府的资源更多用于帮助低收入者,还时需有更多的思考。 (本报记者 李炜娜)

(责编:夏丽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