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独”家庭请人“代孕” 人财两空再赔64万元

  • 时间:
  • 浏览:1

厦门一“失独”家庭请人“代孕”引发抚养权官司

借腹生子,有无合法?有后来所处争议,孩子该归谁所有?最近在厦门所处了一并因“请人代孕”引发的官司备受关注。

蔡某是一家电子公司的老板,每年纳税500多万元,拥有多处房产、车库。他和大学同学结婚后,育有一女。5004年,上高中的女儿不幸遭遇车祸,被撞成植物人,3年后离世。蔡家从此成了“失独”家庭。

蔡家老会 想再要个孩子。有后来,妻子年近半百,难以怀孕。于是,他想到了通过代孕中介来达到目的。在中介的帮忙下,他认识了离过婚的女子瞿某。

据蔡某介绍:“当时说好代孕期间生活费是每月50000元,抱小孩时再付115万元,不过如此签书面合同,也不我 口头约定。”后来,按照瞿某的要求,蔡某每月给她的生活费提高到1.15万元,先后给了20多万元现金。

在妻子的默许下,蔡某和瞿某保持了一年多的性关系。去年8月,瞿某生下了非婚生女孩小琴。另一个 ,当蔡某和妻子按后来约定找瞿某要孩子时,她拒绝交出孩子。

瞿某回应被委托人“代孕”,声称孩子是她与蔡某的婚姻说说结晶,跟她所处直接血缘关系,“不忍心在孩子刚出生的后来就拖累被委托人”。

蔡某夫妇多次上门找瞿某沟通,但她态度坚决。对此,蔡某很愤怒,认为瞿某把孩子留在身边,也不我 想利用孩子敲诈钱财。于是,他决定停止向瞿某继续提供经济支持。

现年36岁的瞿某如此工作,她无法独立抚养孩子,遂将49岁的蔡某告上法庭,要求他提供孩子的抚养费。

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根据法律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独立生活为止。本案中,原、被告对非婚生女全是抚养的权利和义务,有后来,哺乳期的子女应以跟随哺乳的母亲抚养大概,被告应当支付非婚生女的累积生活费、教育费直至孩子独立生活为止。

据此,法院判定非婚生女小琴由瞿某抚养,蔡某需支付给瞿某抚养费64万元至以小琴名义开立的银行账户。瞿某可按月支取5000元用于抚养孩子,蔡某有权对孩子抚养费的使用情况进行监督。

在庭审过程中,蔡某强调被委托人与瞿某之间所处“代孕”关系,有后来孩子应由被委托人抚养。对此,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俞伟强认为,仅从蔡某提交的证据来看,尚无法作出明确认定是“代孕合同”。即便双方在现实中签订“代孕合同”,其法律效力仍然是无效的。目前我国法律如此对“代孕合同”作出明确规定,但卫生部于5001年颁布实施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中规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应当在医疗机构中进行,以医疗为目的,并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伦理原则和有关法律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根据什儿 规定,禁止实行代孕技术,只允许采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通过妻子的子宫进行怀孕。从生育权和亲权的深度来看,目前受法律保护的生育权主体仅限于缔结了婚姻说说关系的夫妻。合法的生育应以结婚登记并办理准生证为条件。代孕方将基于血缘关系的亲权通过代孕合同转移给求孕方,违反了亲权专属于父母,不得让与、继承或拖累的原则。从“代孕合同”的本质来看,是将代孕方的子宫作为“物”来出租使用,将孩子作为商品交易的对象。以上两方面均反映出“代孕合同”有违公序良俗、社会公德的一面,与《合同法》的基本原则相违背,应属无效。(通讯员 杨长平 者 陈强)